纯粹

我对什么都很好,但我对象最好@木吉他林

【凌李非ABO生子/凌院长,你们家包子上线了(10)】

本篇由@river小可爱献梗,谢谢【手动比心】
接下来将上演孕然然吃醋大剧🌚
请自带瓜子,西瓜,饮料和小板凳🌚
谢谢合作,不喜勿入🌚
写完以后回来补一句:我!写!成!虐!文!了!你!们!慎!入!谢!谢!
——————————————————————
自打李熏然上次在会议室里来了场剧烈的胎动惊魂以后,全局上下都把他当成了重点保护对象,其实自从知道李熏然怀孕时就已经定下来了,所以这次确切的说应该是超重点保护对象。

眼下“团宠国宝”然然正靠在椅背上给凌远打电话,另一只手一下又一下的安抚着肚子里舒活舒活筋骨的俩宝贝儿。

自打会动以后,这俩孩子天天不折腾上几次是绝对不肯罢休的,闹腾狠了李熏然就在晚上回家的时候缠着那人让他给自己揉腰,等那人揉完了,舒服了,他就顺势揽住那人的脖子给他个吻当做报酬,两人互惠互利,合作愉快。

嘟嘟嘟的忙音持续了一分钟左右自动挂断,李熏然把手机从耳边拿开,皱着眉瞥了一眼屏幕,是凌远没错,可凌远不接他电话就不太对劲了,他不紧不慢的又拨过去一次,还是没接,李熏然把手机扔在桌子上,闭上眼揉了揉眼角。

估计是还在手术台上吧,李熏然闭着眼睛想。

“嘶——”孩子猛蹬了李熏然一脚,那人倒吸一口冷气,连忙安抚,“宝宝乖啊,爸爸上班呢,不急不急,一会儿就给papa回电话了,乖啊”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担心,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敏感了,大概是怀孕以后就一直这么多愁善感了,李熏然抚摸着身前的隆起,看着桌上的手机思绪放空。

“副队?走啊,去吃饭吧”小王走进来,把手里一沓报告扔在自己的桌子上,瞥了一眼对面眼神迷离的李熏然,在他眼前晃了晃手,“想什么呢?”李熏然回过神来,揉了揉太阳穴,“没事,你刚刚说什么呢?”

小王给自己灌了一口水,说道:“叫你去吃饭呗,这都中午饭点了,你要不要喝水?我给你灌杯子热的”李熏然摆了摆手,看了一眼手表,表盘上清楚的显示着11:54。

他瞥了一眼手机,没回电话,没回微信,连短信都没有。

“你去吃吧,我去医院一趟,凌远没接电话,我去找找他”李熏然说着站起身来,整了整桌子上的档案和卷宗,从抽屉里掏出车钥匙来。“你开车去啊!?行不行!?我去送你吧,省下这半路上孩子一折腾你你又得难受”

“不用,他们这么能折腾我也习惯了,这还有一周才五个月,开车肯定没什么问题,你赶紧去吃饭吧”李熏然对着那人说完就往停车场走,剩下小王在原地愣了一会才开口说道:“副队!哎!你别跑啊!”

安全带勒的李熏然肚子实在是难受,那人干脆就不戴,把车开的尽量慢一点,去医院的路上又考虑到凌远可能还没吃饭,就顺便买了份松仁莲子粥,一边打电话一边往医院赶。

打几个电话,几个电话不接。

李熏然觉得今晚凌远要是不多做点好吃的给他就可以去沙发上睡了。

当怀孕将近5个月的李熏然出现在医院大门口的时候,前台的护士们都有些不知所措,院长夫人这是……来查岗?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只见那人长腿一迈径直来到眼前,细长的手指轻轻点了点桌面,微笑着用好听的声音开口,“请问你们院长在不在手术?”

“嗯……不在手术,但是在开会,估计这个点刚结束,李警官可以到医院顶楼的会议室等他”身旁的小护士翻了翻档案本,又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眨着星星眼回答道。

“哦那好,那就谢谢你了”李熏然笑了笑,转身打算往电梯的方向走。

“那李警官您慢着点,注意……身子……”小护士立马嘱咐上两句,生怕李熏然要是出了什么事,凌院长不得……啧啧啧,想想就可怕……

李熏然来到顶楼的时候,会议刚好结束,推椅子的声音从室内传来,随即会议室的门被打开,鱼贯而出的人们从李熏然身边经过时,都知道他和凌远的关系,一个个不忘友好的打声招呼,偶尔有一俩个跟李熏然玩的熟的,比如韦天舒,就把他带到了一边。

“李警官还怀着孩子,怎么就来了?”韦天舒瞥了一眼李熏然的肚子,眉头挑了挑。

“打电话一直没接,我还以为他是上手术了,害怕他做完错过饭点就不记得吃了,过来给他送点,凌远还在里面?”李熏然晃了晃手里提着的粥问到。

“在,你进去找他就好”

“哦那好,那三牛哥你忙吧”李熏然笑了笑,转身往会议室的方向走,却在推开门的时候笑容僵在了脸上。

他看见凌远一手抓着一个护士的手腕,另一只手绕过她的后背揽住她的腰,而那位护士双手攀在凌远的肩上,整个人仿佛跌进凌远的怀里。

他嘴角抽了抽,发出一声苦笑。

两人听见声音,转身朝门口看来,凌远更是在看到那人的瞬间浑身抖了一下,下一秒,李熏然扭头就走,眼里的泪光被走廊里的灯折射进凌远的瞳孔里,竟让他在这7月末的酷暑里感受到了冷。

“熏然!!”凌远立马松开那护士的手,一个箭步冲出去,在走廊里从背后把人一把揽进怀里。

“你放手”李熏然的声音很轻,但是凌远却从中听出了一种绝望,凌远最怕的就是李熏然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

“熏然,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们……她差点摔倒我扶了她一下而已……”凌远有些着急,他把怀里的人转过来面冲着自己,伸手去擦李熏然脸上止不住的眼泪。

“我怎么感觉我来找你坏了你的好事?”李熏然躲开凌远的手,任凭眼泪一大颗一大颗的砸在地面上,砸进凌远的心里。

“不是然然,你听我跟……”

“我给你打了那么多次电话你不接!我来找你你就给我看这个!凌远!在你心里我到底算什么!!”李熏然努力挣开凌远的怀抱,跌跌撞撞捂着嘴就往楼下跑,任凭凌远在身后怎么喊都不回头,泪水糊了他一脸,冰凉的,苦涩的,绝望的。

算什么?

算爱人,可以牵着手平平淡淡过完一辈子的爱人。

凌远抹了一把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涌出的泪水,顺着楼层往下找李熏然,他不是不清楚,李熏然还怀着孩子,过激的情绪对他不会有任何一点好处。

整个医院上下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找过了,凌远也没能找到他,凌远掏出手机想给那人通电话,看见屏幕上停留在几个小时前的未接来电,愣了两秒钟,他抖着手给李熏然拨回去,不是不接就是被挂断,凌远突然就明白了李熏然的感受。

此时的李熏然正在极少有人经过的狭小的楼梯间里,靠着墙缓缓跌坐在冰凉的地面上,眼泪抑制不住的往下涌,他仰着头,死死的闭着眼,颤抖的手捂着嘴巴也难以压制住他低低的啜泣声。肚子一阵接一阵的疼,李熏然也不管,只是闭着眼一个劲的流眼泪,越是这样,脑子里越是凌远的模样,直到下腹一阵钻心的疼彻底让他清醒过来,眼睛瞥见身下蔓延开来的红色时李熏然突然害怕了,特别的害怕。

脑子里一晃而过的只有凌远。

肚子里沉沉的钝痛一下比一下变得尖锐,身后湿热的感觉让他顾不得别的,颤抖着手摸出口袋里的手机,调出通讯录里拨打最频繁的那个号码拨过去,他从来没有那么希望过这通电话可以被一秒接起来。

打心底里,自己还是依赖凌远的。

凌远摸出手机的时候,看见屏幕上明晃晃的“熏然”两个字,立马按开了接听键,电话那头声音很轻,但喘息声听得很清楚。

“凌远……救……孩子……”

凌远攥着手机听那人断断续续的报出自己的位置,狠狠握着手机就往李熏然那里跑,一路上记不得自己说了多少个“对不起”,也记不得李熏然说了多少个“凌远我害怕”

等他赶到的时候,看见李熏然满脸的痛苦和他身下弥漫开的血迹,立马扔下手机抱着那人就往急救室跑,眼泪一颗一颗砸在李熏然脸上,他听见那人说话,磕磕绊绊却格外清晰,他说:

“凌远……我害怕……你别走……”

凌远抱着他,泪如雨下。

就像是第一次把李熏然连同他肚子里的孩子从死神的手里拉回来,凌远站在急救室门口,等了他三个小时,他等着告诉他,“熏然,你别怕,我这一辈子都陪在你身边……”

秦少白从急救室出来的时候,只和他说了一句话,“没什么大碍,只是动了胎气,人醒了以后,一直说要找你……”

凌远冲进急救室里,握住手术台上李熏然冰凉冰凉的手,“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李熏然看着他,一边流眼泪一边说道,“凌远,你抱抱我吧……”

凌远,你抱抱我吧,让我们两个的灵魂在此时此刻融为一体吧,我爱你啊,可我多怕你的一生,我却只能借用一程……

凌远俯身把他轻轻揽在怀里,那人靠在他肩上,一字一顿的对他说话,“凌远……我只想要你……求你了……”凌远流着眼泪低头吻他,李熏然也不躲,两个人交换着彼此的气息,融在一起的眼泪跌进和李熏然脸一样苍白的被单里,“熏然,你别怕,我这一辈子都陪在你身边……”

你是雾是风是灯火是港湾,
可我希望,你可以是我的归宿。
如果你来了,
春天都不用再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啊啊啊啊小可爱@river我好像给写虐了……
啊啊啊啊有了删文的冲动!!!!!!
啊啊啊啊我不是故意的【捂脸哭】,我只是不小心被后妈附身了,下章我一定甜回来……
开头什么的瓜子汽水小板凳都搬走都搬走啊啊啊……
哦我的然然,我错了……
社会实践了一天,脑子智商有点掉线,你们不要寄刀片啊啊啊……
我!一!定!会!甜!回!来!的!

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们的小红心和评论【裹紧小被子瑟瑟发抖】🌚

评论(71)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