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

我对什么都很好,但我对象最好@木吉他林

【凌李非ABO生子/凌院长,你们家包子上线了(21)】

昨天卡文卡的大家恨不得打死我,早上拔了针就过来更文,谢谢小可爱们昨天早上的关心,感觉自己好多了,爱你们【比心】
今晚正式写大结局的上……昨晚看了看自己这二十来天更的每一篇文,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啊,还是舍不得的……况且像我这种专门为了写揣包子而开的坑,挖过一次就不好再挖这种坑了,否则故事剧情只能是不断的重复。
更文前看了看粉丝数,253🙈很满足,谢谢你们。
希望两个星期上完学回来后,你们还都在。
有机会再开个凌李的坑吧,希望你们能等我💜
——————————————————————
真冷。

凌远从没觉得十月份这么冷过。

他看着眼前的人,画面真实而清晰,心里是猛地一阵酸涩,或许难过的时候,那种冰冷绝望的感觉更明显吧,那就像是一个陷在泥潭中的无助的人,越是挣扎,陷得越深。

凌远低下头去,咬着牙把眼泪硬生生的咽进肚子里,再抬头时,只留给秦少白通红的眼眶,他感觉到那人明显的一怔,扯着嘴角笑了笑,“那就……保住熏然吧……”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这句话说出来的,冰冷无情,充满绝望,他只希望那俩个孩子能够不恨他,对不起,孩子,爸爸不是故意的。

“对不起……”那人重复了一遍,刚要继续开口说话却被凌远给打断了。

“连李熏然……都不能……还给我吗?”

尾音在打颤,秦少白觉得凌远要哭了,油然而生的那种悲切充斥在两人周边的空气里,压的她喘不动气。

“很抱歉院长,吓到您了……”秦少白看着凌远抬起头来时向自己投过来的目光,吓得往后跌了一步,然后,那人愣在了原地。

她看见明明刚刚快要难过死也没落泪的凌远,突然伸出左手挡住了眼睛,眼泪从他手掌下面一串一串毫不停息跌下来的时候,她突然没由来的跟着想掉眼泪。

明明一家人都好好的,可就是抑制不住的流眼泪。

原来,你在我生命中比我想象的更重要啊……

原来,我这么害怕失去你啊……

原来,你们都没舍得离开啊……

“院长?我错了还不行吗?”秦少白有点着急的蹲下来,伸手去拨凌远放在脸上的手。

别哭啊,你的熏然,你的爱人,你的全部,你的一整个世界连带着你家的两个小天使我都给你救活了。

凌远抬起头来看着秦少白懊恼的神色,轻轻锤了一下那人的肩,“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开这种玩笑!?”秦少白撑着膝盖站起来,“我这是进一步促进你们两个人的感情……”凌远看着那人,又生气又好笑,“你啊,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那人知道凌远在开玩笑,看着气急败坏的凌远得意的笑了笑,“别啊院长,你家的熏然,是我给接生吧……?”凌远翻了个白眼,叹了口气问道,“熏然……怎么样了?”玩笑归玩笑,听见凌远问李熏然的状况时,那人还是恢复成了一本正经的专业样子,“人还没醒,情况已经稳定了,这次意外伤在后腰处,接触面积较大,没有直接在腹部形成撞击,没有出血点,也没有出现胎盘剥落,胎膜破裂,羊水早破的现象,只是动了胎气,总之啊,大人和孩子都很健康,不过院长我可提前说哈,李熏然当时只要是再往左偏一点,这孩子,我可给你保不住了……住上一个星期院,没什么情况,可以出院,当然,你是院长你说了算,你就是让他一直住到生我也不多说一句话”凌远本还想开口再说上几句,抬眼看见被护士推出来的李熏然,立马抬腿跑到移动床的旁边,一把攥住了李熏然冰凉的手,他看着那人毫无血色的脸和唇在白色的被单下显得更加苍白,听着那人轻微但是尚且存在的呼吸声,眼泪啪嗒一下掉在被单上,洇湿了一小片区域。

“你去忙,我送他回病房”秦少白走过来,双手代替护士抓住了病床上的推手。“凌院长,先回病房吧”秦少白看了看凌远,又看了看李熏然,那人轻阖着双眼,睫毛还带着星星点点的湿意,她记起来了,她记得李熏然见着她的时候,虚浮的抓住她的手,忍着强烈的痛楚一字一顿的死活要跟她说完这句话,她没办法,只好由着他说完。

他说,少白姐,求你了,无论如何,把两个孩子保住。

然后,那人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像凌远的一样,一股脑的流下来,不带停的。

舍不得吧,舍不得孩子,其实更舍不得凌远。

可他太想给他一个完整的家了。

他太想把他小时候缺失的那份爱,补给他了。

“想什么呢?”凌远抬起头来问她,秦少白愣了两秒,缓缓开口,“凌院长,李熏然晕过去前跟我说,如果他没能挺过来,让我一定要给你捎句话,我在想,他既然挺过来了,要不要亲口说给你听”那人笑了笑,看着懵圈的凌远,轻轻叹了口气。“那……他说了什么呢?”凌远开口,望向她眼眸的深处。

“他说……他爱你,很爱很爱你……”

凌远的目光飘忽不定的落在李熏然的脸上,喉头一滚,没再说话。

把李熏然在病床上安置好以后,秦少白识相的第一时间退了出去,留给凌远和李熏然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间,总要有话要说的,尽管那人还没醒,可有些话,听不见反而比听见了更美好。

凌远坐在床边,始终握着那人的手,不知道为什么握了这么久,那人的手还是那么凉,仿佛暖和不过来了一样,他把那只手裹进自己的两只手掌心里,把脸埋进去,让李熏然的手蹭去了自己脸上未干的泪水。

熏然啊,亲爱的。

“哭啦?”停滞在脸颊上的泪珠被人用指腹轻轻的抹去,凌远一惊抬起头来,看见病床上的那人睁着一双迷蒙的眼睛看着自己。他心里一疼,握紧了那只手,呢喃着叫了一声“熏然……”李熏然轻轻笑了笑,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句,“我在呢”声音很低却很清晰,是那种李熏然独有的音色。

凌远缓缓的站起来,俯身下去轻轻抱住了李熏然,把人拢在怀里的充实感让凌远原本冰冷生涩的心重新有了些许的温度。

心里的冰融化了,变成了一颗一颗的眼泪掉在李熏然的脸上,那人伸手去擦,一边擦一边对着凌远说,“对不起……”声音里透着一股心疼。

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自己,害你那么担心。

对不起,我突如其来的一场意外,让你这么难过。

对不起,我每一次的受伤,丢给你那么多的压力。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不怪你……”凌远起身揉了揉那人头顶软软的头发,起身准备去给李熏然接杯子温水。“你去哪儿……?”李熏然拉住那人的袖子,扭过头来睁着双圆溜溜的鹿眼看向凌远,不安在瞳孔中弥漫,凌远转了转手腕把李熏然的手裹住,“我不走,我给你倒杯子水,乖”那人应声撒手,看着凌远倒好一杯子水后过来慢慢的把床板摇高,知道李熏然伤在后腰处,还细心的往后垫了个枕头。

李熏然被那人喂着喝了点水,抬头看见他泛红的眼角时,心中有了种说不出的情蓄。“凌远,别怕……”他向前伸手,把凌远抱进自己怀里,让他恰巧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我都听你的,我明天就休产假”他觉得凌远抱的更紧了,像是怕他丢了一样。

你可比工作重要的多,李熏然想。

“小家伙们还好吗?”李熏然笑着问他。“当然好,没舍得你,也没舍得我”凌远抬起头来,四目相对时,李熏然低头吻住他,吻的很温柔,很轻,细腻绵长到如同他们细水长流的爱情。

“凌远,你怕不怕?”李熏然望向他,眼底的爱恋一览无余。“怕,特别怕,我怕那个等着我接他回家的人再也回不去了,我怕我最舍不得的哪怕再怎么费尽心机的维护还是弄丢了”

夕阳的余光洒在凌远玄武岩一般的侧脸上时,李熏然突然很想说一句话,然后他就说了。

他说,凌远,我爱你,很爱很爱你。

谢谢你,亲口说给我听。




虐心加虐身篇完成√
昨晚打完针被母上大人没收手机,赶去睡觉,所以,不好意思食言了🌚
补给你们【呐,小心心都给你们】
谢谢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我爱你们😘

今晚大结局,走起√



评论(61)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