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

我对什么都很好,但我对象最好@木吉他林

【庄季/后来啊,风停了(2)】

猛然发觉九月份一开始我就毫不留情的以虐文开了个好头?excuse me?
其实开了这个坑我还是很懊悔的,良心隐隐生疼,一旁的凌李还在旧坑里甜甜甜,庄季就要虐到惨无人道了【当然,作者文笔渣,应该没有这么夸张,她只是这么说说,写不出来的】
写完1以后,不知道该如何存在了🌚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高中学习时间太紧张,实在是腾不出多少时间来更文,还希望各位能体谅,可能会暂别上两星期……
好,看到这里,大家调整调整情绪,我们继续虐下去【顺便,这个坑就是被迫分离出来的番外,应该不会很长,估计没几章就完结了】
————————————————————
疼痛自挺起的五个月大的肚子铺天盖地的往四肢弥漫,季白咬着牙,硬生生的把喘息声也咽进肚子里。

“季白,别撑了,你撑得住孩子可不一定,要不然咱们就试试,我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不出五分钟就能让你亲眼看见自己的孩子,你要是真舍不得,就开口求我几句,说不定我一开心,这孩子还能继续安安稳稳的待在你肚子里”那人把季白往身前拉了拉,右手颠了颠刀子顺着衣领划开季白的外套,露出藏在下面的渐盈凸月一般的肚子。

“你……答应我的……先把人放了”季白看着那人身旁不敢抬头的众人,缓缓的吐出一句话,炸弹还有不到十分钟,无论如何,要先让这群人撤走。“啧啧啧,季队长还真是敬业呢,自己的孩子都要保不住了,你还有闲工夫管别人”冰凉的刀刃紧紧贴上季白的腹部,那人干脆闭上了眼,心里的歉意像是硬生生要把他吞噬在满脑子的记忆里。

他不是个善于表达的人,可是每想到这个随着他的心跳而心跳的孩子,他多多少少会变得跟以前不太一样,那种骨子里渗出的温柔终究让他觉得舍不得。

肚子一抽一抽的疼,他似乎能察觉到腹内有另一条脉动,在不停的撞击。

对不起……

耳畔响起炸弹最后五分钟的警报响声,季白迷迷糊糊的睁眼,视线变得足够清晰后,他看见身后的人被许昭安放走,心里多少松了口气。“怎么……你临死前……要拉上我?”季白瞥了一眼不远处红色的倒计时,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顶端明晃晃的闪着“03”的数字,那人笑了一下,把刀子从他的小腹上撤下,叹了口气缓缓开口,“季白,你是个很好的对手,我很欣赏你,所以,倘若就这样要了你的命,实在是不值,你放心,再不让你觉得生不如死前,我不会让你死”那人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支注射器,趁着季白精神恍惚的片刻,把冰凉的淡粉色液体顺着他的静脉注进那人的身体里。

“许昭安!你给我……打了什么!?”季白用尽力气挣开那人的一只手,右手拧住他的手腕向上硬生生的把注射剂的针头从身体里拔出来,那人手一松,手里的针剂甩出去几米远,落在酒吧的门口。

可还是太迟了,半针管莫名其妙的不知名液体被注进身体里,季白发现自己的手开始控制不住的发抖。“季队长,我觉得我的态度已经够好了,这是你逼我的”那人抬手抚上季白身前的隆起,手下一个用力按下去。密密麻麻的痛感迫使他扬起头来,脆弱的脖颈不自觉的暴露在那人面前,“你要是乖一点,这孩子就不用这么受罪了,明白吗?”那人在他耳边开口,满意的看着季白在药力的作用下身体一软,彻彻底底的晕过去。

季白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都在疼,他迅速的检查了一下浑身上下的情况,左肩上的枪伤像是被处理过了,勉强的缠了两圈绷带,他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脖子,发现孩子还安稳呆在他肚子里后,心里的石头算是落了地。看来,许昭安并不想太早要他的性命,这样最好,这样他就有足够的时间拖住那人。

“季警官,这一觉睡得怎么样啊?”季白缓缓的抬起头来,环视了一眼四周,密闭的狭窄房间里透不过一丝的光亮,他甚至不知道现在究竟是白天还是夜里。他试着动了动手脚,这才发现自己整个人被绑在身下的椅子上。

肚子没之前那么疼了,小家伙安安静静的一动不动睡在他身体里,季白这时候反而更希望他能稍稍折腾那么几下了,最起码那样的话,他还能知道孩子活着。

许昭安开始在他面前来来回回踱步。鞋子踩在地上发出一阵有节奏的轻响,季白抬头看他紧皱着眉头伸手摆弄自己的手机,“季白,你看我有多好心,让你生不如死前最后听听你那小情人的声音”他走过来把手机举在季白面前,那人迷迷糊糊的看见手机界面上足够明显的“庄恕”两个字,电话里传出嘟嘟的声响,几秒钟之后不合季白心意的通了。

电话那头是窸窸窣窣的声响,季白咬紧了牙,连一丝一缕微弱的喘息声都不想让那人听见。“怎么?我好不容易打过去,你不打算说点什么?”许昭安把手机离着他近了些,季白死活不开口,只是恶狠狠的瞪着身边那人,恨不得下一秒直接开枪崩了他。“说!说话!”那人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瞪圆的双眼像是要吃了他。季白扭过头去不看他,嘴角扯出个轻蔑的笑容,咬着牙一字一顿的开口,“许昭安,我说不说话……和你有关系吗?”那人明显怔了一下,气急败坏的甩开手,看着季白气不打一处来,他轻轻点了点头,缓缓开口,“季白,你就没有一句话想说吗?连个遗言都不肯留?还是说,你觉得自己能从我这里活着走出去?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不说话的话,可别怪我开口”那人把手机搁置在季白的嘴边,看着倔强的那人终究像是动了心一般想要开口说话。

季白是不想说话的,可电话始终畅通,想必庄恕早就听到了他和许昭安的对话,事情已经这样了,如果让许昭安添油加醋的诉说他的处境,倒不如他自己开口,现在他要做的,是向庄恕尽可能的提供自己和许昭安的信息,最起码他得弄清楚这里是哪里,才有机会说逃出去。

他舔了舔干到有些破皮的嘴唇,在那人的注视下开口,“庄……庄恕……”原本打算一口气说完的话在提到那人名字的时候不自觉的断开了,季白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原本想好的长篇大论到现在说不出完整的一句话,他像是平时里一样卸下了自己所有的伪装,只把痛楚和脆弱的一面暴露在那人面前。电话那头没有说话就像是在等着他说完一样。

周围的一切都安静的不像话,安静到让季白终于察觉到了小家伙快要归于沉寂的挣扎,虚浮而缥缈,都快要让他感受不到了。

他的心里一阵疼,哑着嗓子轻轻开口,“庄恕……我保不住他了……对不起……”身边的那人得意的笑了笑,没等那头传出声音,按下了一旁的挂断键,画面静止在3分27秒,季白看着迅速黯淡下去的屏幕,恨不得伸手抓住那上面庄恕的名字按进自己的胸口。

“有些话,季警官亲自说给那人听或许更好”季白还没能明白过来那人说的话,只见他疾步走到房间的门口,一个侧身转出门外,不出两秒钟,把同样五花大绑的庄恕拽进房间里,季白猛地瞪大了眼,不可思议的看着昏过去的庄恕侧脸上淌下的一条血柱,直到那人的手机咔哒一声砸在水泥地上。

庄恕是昨晚被绑来的,他下了手术就看见门口有个套着白大褂的人在等他,远远的看过去竟觉得眼生,他有些犹豫的迈步走过去,还没等开口说话,就被一棍子敲晕过去。趁着没人发现,许昭安把人连拖带拽的从医院后门带走,关在了季白的隔壁。

“哗啦”一声,那人抓住不远处破旧的桌子上的一杯水泼过去,庄恕咳嗽了几下在一片水光里缓缓的抬头,水珠顺着他散下来的发丝一滴一滴砸在地上,那人紧紧闭了一下眼,等到视线终于变得清晰后,吓得一愣,“季……季白?”他看着眼前脸色惨白的爱人,一时间说不出一句话。

“好戏,终于要开始了,这样可就有意思多了,季警官,这个礼物,你喜欢吗?”那人踱步走到季白身边,俯下身来贴着他的耳畔开口,“许昭安,你就是个疯子!你有本事你就冲我来!你凭什么把他绑来!”季白红着眼扭过头来对着那人喊,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在叫嚣着,那人直起身来,从背后掏出一把手枪用枪柄挑起他的下巴,“因为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那人嗤笑一声,转了转手上的枪,像是琢磨了一番一样,不紧不慢的把子弹上了膛,黑黢黢的伤口对准了庄恕的方向,他闭上一只眼睛像是在瞄准,季白觉得自己的心脏跳的厉害。

“季白,你说,如果孩子和庄恕你只能保一个,你,会保谁呢?”

保一个,保谁呢……

那人对着他阴森森的笑了笑。

“保谁呢?你的爱人?还是,你的孩子?”

上了膛的手枪指了指庄恕,突然调转枪头向下对上了他的肚子。

季白突然觉得自己败得一塌糊涂。

“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让你考虑,是孩子重要,还是你家的小情人,更重要。”














未完待续
估计也就还有两章差不多了。
写得不好,小可爱们见谅。
最近几天没法更了,小伙伴们体谅我一下。
最后,谢谢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我爱你们💜
【评论里的!拒绝刀子眼镜片!】

评论(29)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