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

我对什么都很好,但我对象最好@木吉他林

【庄季·后续/陌上花开(2)】

还是想看庄季的多,那就先更篇庄季吧,下一章要更凌李番外了哈(提前说好)
大家放心,也就是开头虐,后面怀女儿什么的都是超级甜的,可能结尾稍微虐一点,但是虐点不是生女儿😂是庄恒🌚
不剧透不剧透,坚信是HE,好的就这样,麻利的更文🌚
————————————————————

你来的那天 春天也来到,
风景刚好。
——前记

季白肚子里的老二终究还是保住了。

庄恕站在抢救室外的时候,抬眼看着窗外灯火璀璨的街道,心里压抑到让他喘不过气,他踱步走到窗边,推开半开的窗户把脸探出窗外,在十月份带有凉意的空气里大口大口的呼吸,楼下交织相错的街道上是密密麻麻的车辆,闪烁的车灯被路边暖黄色的路灯光裹进有些潮湿的空气里,却不能很好的带给人一丝的暖意,鸣笛声在墨色的夜景里艰难的扩散传播,把庄恕眼底沸腾的眼泪激的一颗一颗掉进茫茫的夜色里。

该高兴些的,毕竟他又要有一个孩子了。

像庄恒那样,围着他爸爸爸爸的叫个不停。

还会跑进自己怀里扑腾着小手要他抱。

会趴在自己的肩头上偷偷地亲他的侧脸。

会坐在餐桌前嚷嚷着说爸爸做的饭最好吃。

倘若是个姑娘,恐怕还要学会怎么扎小辫才好。

可他为什么就是高兴不起来呢。

为什么呢?

是夜色,

是新的生命,

还是,你?

风拂过那人的脸颊,庄恕用手盖住自己的脸,在恍惚却璀璨的灯光里,哭得不像样子。

季白醒的很早,从抢救室里推出来不到十分钟,那人就迷迷糊糊睁开了眼,他看着床边紧紧攥着自己的手的庄恕,嘴唇微启说了句对不起,庄恕把那人的手牵到自己唇边,迟疑了好一会儿终于开口,“我保住了她了”

季白垂下眼角,隔着被子贴上了依旧平坦的小腹,侧过脸去没说话。空气里安静到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那人犹豫了一会儿,平静的说道,“我知道你不想留下她”庄恕不说话,把手握的更紧。“可孩子既然已经来了,我放不下,我瞒着你是怕你知道后会不要她”庄恕抿了抿嘴唇,缓缓开口,“孩子多大了?”

“不到两个月,我也是今天下午刚知道”

“你……知不知道留下这个孩子可能会要了你的命?”

“知道,可我不会因为自己,结束她的命,孩子都是无辜的,你不想要她,我可以自己养”

庄恕松开那人的手,掰过季白的脸逼迫那人正视自己,哽在喉咙间的话顷刻间涌到嘴边,“你胡说八道什么!?她是我们俩个的孩子,我怎么可能让你自己生下她来再独自把她养大!?”季白避开他的目光,语气平静的开口,“庄恕,留下她吗?”

那人瞥了一眼季白的小腹,平坦到让人猜不出那里藏着一个生命,他握住那人搭在腹部的手,纠缠住那人的手指抚摸在异常温暖柔软的小腹上,他咬了咬牙,看着季白没有波澜的眼睛,眼底涌上一层薄薄的清泪,庄恕犹豫了一会儿,像是终于有了最后的决定,垂下头去轻轻开口,“留下,只要是你生的孩子,一个都不能丟下”季白闭上眼,不再看庄恕溢满眼泪的眼睛。

季白,我怕,我很怕。

我怕这是一场生死的交易。

我怕她的生命要靠你的生命来延续。

我怕你的灵魂会在九个多月后住进她的身体。

我怕她从你开始,你却从她结束。

我怕我们经历了这么多,

最终还是,失去你。

病房里安静的没有人说话,墙上的挂钟滴滴答答的响个不停,像是倒计时一般撕扯着庄恕的心,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来,庄恕慌慌张张的掏出手机,吸了吸鼻子划开接听键,嘴唇在颤抖,害得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爸爸……你还要安安吗……我好想你……你回来吧爸爸……”电话那头响起庄恒啜泣的声音,季白回过头来,脸上心疼的要命。庄恕瞥了一眼季白,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安安,爸爸不会不要你的,你乖乖的在奶奶家待好,爸爸明天早上就去接你好不好?”小家伙安静了一会儿,哇哇的哭,“爸爸……你现在不能回来吗……我想papa……爸爸……我要你……”季白撑着身子把电话夺过来,放在耳边上连忙开口安抚,“安安?”小家伙听见季白的声音,哭得更厉害,“papa……你好了吗……爸爸是医生的……肯定能救你的对不对?”季白听得心里发酸,想到孩子还病着就更难受,他压制住自己没有气力的声线,温柔的开口,“别哭,安安乖,爸爸这就回去陪你,好不好?”小家伙在对面嗯嗯啊啊的答应,季白看了一下庄恕尽是担忧的神色,补充道,“那……跟papa说再见”小家伙断断续续的跟季白道了再见,电话挂掉的瞬间,庄恕上前把季白拢进怀里,知道那人心里难受连忙开口,“没事没事,孩子都大了不会有事的,小心你肚子里这个”

季白不说话,手上用力把庄恕从自己身上拉起来,看着那人迷茫的脸色有气无力的开口,“你回去陪儿子,我自己在这里不会有事的”庄恕有些不放心的捏了捏季白的骨节,刚要开口就被季白打断,“孩子还在家等着你呢,你要说什么我都知道,我自己会注意,你快走!走!”庄恕松开那人的手,站起身来去抓床头上的车钥匙,嘴里还不忘强调,“好好好,我走我走,你别激动行不行,我明天带儿子来看你,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别让我太挂念了好不好?”季白沉着脸色点了点头,在庄恕冲出病房的瞬间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委屈。

手掌上残留着庄恕的温度,季白缓缓的把那只手贴上小腹,感受着身体里另一条生命的搏动,带着新生的温度,连心跳都变得让他念念不忘,他扭头瞥向窗外,望着交叠的马路上星星点点的车辆出神,车灯仿佛明灭可见的辰星,那人揉了揉泛酸的后腰,闭上了眼睛。

他清楚留下这个孩子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体承受不住这个孩子带给他的巨大压力。

否则,仅仅是站了两个多小时又怎么会差点流产。

当年怀安安不到两个月的时候,他能站上半天都不会有任何的感觉。

他是舍不得这个孩子。

可他也舍不得庄恕。

只是他不善于表达罢了。

另一边的庄恕赶回楼下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那人一步三格跑上楼梯,咚咚咚的敲王姨家的房门,门开的一瞬间,哭得满脸是泪的庄恒立马扑进他的怀里,像是怕他离开一样紧紧抱着他不撒手,庄恕有些愧疚的把孩子揽进怀里,一边伸手擦他的眼泪一边把儿子按进自己怀里,那人跟王姨道了谢,抱着孩子回到家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想把他哄睡。小家伙把脸埋进庄恕的衬衫里,泪水一遍遍打湿他的衣角,哑着嗓子一遍遍的叫爸爸,好像是害怕庄恕把他丢下一样。庄恕一遍遍的应着,拍着那人的后背红了眼眶,他拼命忍住自己的眼泪,听着小家伙断断续续的说要papa,庄恕捋了捋小孩汗湿的头发,温柔的开口哄他,“乖孩子,明天再去找papa好不好?安安先睡觉好不好?”儿子哭着说不要,往怀里钻了钻说想papa,庄恕知道今天这一出怕是把孩子吓坏了,犹豫再三把电话拨通,让儿子打个电话后早点睡觉。

小家伙捧着和自己脸一样大的手机,抽抽噎噎的等着季白接电话。电话迟迟没被接起来,小家伙眼泪又要往下掉,回过头来向庄恕抱怨,“爸爸,papa不接电话”庄恕心里担心的厉害,又怕季白睡过去,正准备开口哄孩子,就听见电话里传出季白的声音。“papa……”小家伙弱弱的喊了一声,听见季白在对面答应金豆豆又开始往下掉。“papa你什么时候回家啊?我很想你”对面沉默了一会儿,轻轻开口,“明天爸爸就带着安安来了,安安先乖乖睡觉好不好”小家伙嗯了一声,委屈的要命,“papa我爱你”对面轻轻笑了笑,回了一句papa也爱安安后不舍的挂掉。庄恕把手机拿过来,把小家伙抱紧,“好啦?睡觉好不好?很晚了宝贝儿”小家伙哼哼着在庄恕怀里闭上眼,手指头攥着他的衣服迟迟不肯撒开,庄恕心疼的俯身亲了亲儿子的额头,伸手轻轻的擦去孩子眼角未干的泪珠,抱着他在沙发上坐了整整一夜。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里挂念着季白,小家伙六点多就醒在了庄恕怀里,看见庄恕并不好看的脸色担心的用小手揉了揉他的眼角,庄恕一夜没睡,嗓子哑得厉害,抓着小孩的手问道,“怎么起这么早?”小家伙皱了皱眉,跳下来光着脚给庄恕倒了杯子水,颤巍巍的塞进那人手里,“爸爸喝”庄恕给自己灌进一杯子水,看着小孩哭肿的眼睛把人拉进怀里,“眼睛难受不难受?”小家伙嗯一声,拽拽庄恕的手,“看papa”庄恕说了一声好,麻利的收拾好小家伙,往儿子手里塞了包热好的牛奶不到七点就往医院赶。

到了季白所在的楼层时,庄恕没再往前走,松开牵着孩子的手,蹲下来和庄安安平齐,“乖孩子,见到papa不能哭知不知道?不能让papa担心,你一哭papa会心疼的知不知道,一心疼就会难受的,所以安安要坚强,好不好?”小家伙点点头,跟着庄恕走进季白所在的病房,那人也是刚醒,靠在床头上闭着眼睛轻轻揉太阳穴,听见声响缓缓睁开眼睛,就看见庄恒咬牙忍着眼泪扑进自己怀里。“嘶……”小家伙扑进来时有点猛,庄恕连忙把孩子揪开皱着眉开口,“撞你哪里了?肚子疼不疼?”庄安安看着季白苍白的脸色,委屈巴巴的喊了一声papa,季白一边说着没事一边把儿子抱进怀里,顾及到肚子里还没稳定下来的老二,只好让庄恒坐在床边,腾出手来心疼的揉揉儿子哭肿的眼睛,“哭肿了吧,嗯?”小家伙攥着季白的手,晃晃小腿不说话。季白捋了捋孩子软软的头发,轻轻开口,“安安?想不想要弟弟妹妹?”小家伙扭头看向季白,眼里噼里啪啦的冒小火星,“想!”季白抓着儿子的小手往自己的小腹上贴,看着安安的眼睛认真的开口,“在这儿呢,睡着我们安安的弟弟或者妹妹,安安是哥哥,得保护好她好不好?”小家伙迷茫的动了动小爪子,扭头看了一下站在床边的庄爸爸,“爸爸,真的吗?”庄恕俯身下来揉揉小家伙的头发,温柔的说道,“当然是真的,宝宝要照顾好papa,papa怀妹妹是很不容易的知不知道?”庄恒轻轻揉了揉季白的小腹,吓得庄恕连忙开口,“轻点儿子”庄恒连忙把手往回抽了抽,仰起头来问道,“papa你很痛吗?”季白笑着点了点庄恒的鼻子,轻轻开口,“小宝宝乖就不疼”小家伙凑近季白毫无起伏的小腹,贴上去亲了亲,“papa,弟弟妹妹什么时候出来陪我玩?”季白想了想,没等开口被庄恕接过去,那人一手攥住季白的手,一边开口,“夏天吧,等到小树长满叶子,小草长高,我们安安要过生日的时候,小宝宝就出生了”庄恒点点头,伸手抱住季白,窝在那人怀里轻轻开口,“谢谢papa”

季白揉揉孩子的头发,心里一阵酸涩。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房间里,天边是大团大团粉红色的朝阳,融化在浅蓝色的云端,新生的太阳在周边形成一圈金色的光环,箍进遥远的天际,庄恕不动声色的握紧那人的手,无意识的开口,“季白,看窗外”

那人应声往外看。

窗外,那是,希望的霞光。



亲爱的,她的生命因你开始,你的生命绝不会从她结束。
我是医生,你相信我。
——后记









我更这篇文的时候一旁在放《默》
一直都在不停的失去你失去你🌚
真可怕真可怕🌚
我要走甜文路线🌚
前面可能有些虐,不过总会好的🌚
谢谢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这篇文的首更为什么热度这么低😢)
不过我还是爱你们的【比个心】

评论(25)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