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

我对什么都很好,但我对象最好@木吉他林

【庄季·后续/陌上花开(3)】

前几章太虐,那我们就甜回来,先让俩姓庄的照顾几天俩姓季的🌚
这次文前不说多了,重要的还是得看效果,有人看就好,有你们就好😌
谢谢你们的喜欢和支持,爱你们
————————————————————
我从没有被谁知道,
所以也没有被谁忘记。
在别人的回忆中生活,
并不是我的目的。
遇见是两个人的事,
离开却是一个人的决定。
遇见只是一个开始,
离开却是为了遇见下一个离开。
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
但是我们都不擅长告别。
——前记

季白的身体算是在怀庄恒时伤到了根上,孩子五个月时的那场重伤差点夺走两个人的命,靠着数不清的安利和保胎针才把孩子勉强留在脆弱的内腔里,开始的几个星期从早到晚止痛泵都不敢停,碍于身体的应激性过于强烈,高浓度的保胎药必须先注进葡萄糖水里才能顺着静脉流进身体,一段时间下来,葡萄糖水要当饭吃,左右两只手都快要找不到落针点,每次扎针都让庄恕心如刀割,恨不得自己替那人一天到晚扎个不停。勉勉强强靠着药物把庄恒怀到九个月,季白还是没能承受住小家伙旺盛的生命力,距离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星期时就把孩子生了下来,再加上庄恒出生时让那人吃尽了苦头,原本就脆弱的内腔变得更加不堪一击,因此得知季白怀上老二的时候庄恕就心疼的不行,偏偏那人还因为先兆性流产差点丢了老二的命。

费了将近三个小时才把季白和老二从生死边境拉回来的秦少白自打季白不听劝阻的离开就没打算离开医院,夜里八点多被护士通知到抢救室的时候就暗暗下定了决心,因此孩子保住的时候,无论季白再怎么软磨硬泡死缠烂打都改变不了一直住院到孩子四个月的决定。

隔天早上庄恕送安安去上幼儿园的时候,季白还在想怎么样才能早点出院,秦少白举着病历本哗啦一声推开病房门,把在床上闭目养神的季白吓了一跳,“感觉怎么样?肚子疼不疼?”秦少白走到床边,抬手拨过一旁的仪器正对着自己,一边看了看数据一边问道。“没事了”季白撑着自己的身子靠上坐了坐,过了一会儿又补充道,“姐,住到孩子四个月……是不是有点太长了?”秦少白抬眼看了一眼季白,挑了挑眉一边在本子上写字一边回到,“嫌时间长可以住到五个月”

季白抿了抿嘴唇,伸手想要拉住秦少白说理,“你别动!看不见手上的针是吧!?”秦少白麻利的按住季白想要抬起来的手,瞥了一眼针眼,幸亏没漏也没鼓,不然又要重新扎一遍。“秦主任,我这一直在医院住着的,实在是不方便,庄恕还得天天跑腿,您看……”

“停停停停停,打住,打住好吧,季白,庄恕跑腿这事你完全不用担心,楼上就是他办公室,下来一趟不过三分钟而已”秦少白露出个标志性的微笑,把那人手上的点滴调慢了一档。

季白闭眼深吸了口气,复而开口,“那我家还有个孩子……总不能……让他跟着天天跑医院吧”秦少白抱着病历本在那人身侧站定,想了一会儿开口道,“从幼儿园到你家的距离跟从幼儿园到医院的距离差不多吧,大不了改天给你换个病房,四张床肯定够你们三个睡”

“那警局那边……”季白不死心,想要开口又被秦少白打断,“凌院长托我跟您说,熏然让您,好好安胎,警局里的事交给他就好,今早上还有例会,我得先走了,你,好好安胎”秦少白一字一顿的开口,还特意把“好好安胎”四个字加重了语气,季白眼看那人要走,下意识的想要拦住秦少白,哪知起身过猛,原本就没稳定下来的老二刺激的小腹又是一阵钻心的疼,那人嘶一声躺回病床上,皱着眉头把手抵在小腹上,吓得秦少白手里的病例咔哒一掉,顾不上捡就跑到季白身侧急切的问道,“怎么了怎么了!?哎你别拿手抵着啊!你这样一会儿疼得更厉害”那人应声把手撤向床的两侧,闭着眼喘了两口气,感受到好一些了,才开口说了句没事。秦少白有些担心的轻轻揉了揉那人的后腰,嘴里忍不住嘟囔,“就你这样,还想出院?”瞥见季白咬着牙不说话,补充道,“别激动哈,注意情绪点儿,孩子受不了,那你说,你想住到什么时候?”

“两个半月?”季白抬眼看着秦少白一本正经的开口。

“你还要不要命了!?你那身体是闹着玩的吗!?”秦少白翻了个白眼,死活不同意。

“那就三个月,不能再多了”没等秦少白再开口,病房门哗啦被推开,庄恕一边往身上套着白大褂一边开口,“姐,你在呢”秦少白嗯一声,伸手接过庄恕递过来的病历本,“怎么了这是?拿病例单当纸飞机玩呢”秦少白叹口气,皱着眉头说道,“快点快点,劝劝你家这个,真是要急死我,无论如何,必须在医院待到四个月”庄恕应声看了一眼季白,瞧见那人有些苍白的脸色时皱了皱眉,走过去给人塞了塞被角,“脸色怎么这么不好看,是不是不舒服?”季白面无表情的说了句没有,犹豫了一会又问到,“安安怎么样?”那人看了一眼手表,头也没抬的回到,“小孩子好着呢,临走前还嘱托我一定照顾好你肚子里这个,你呀,别担心他了,都多大了,好好养着咱家老二才是正事”那人说着站起来拂了拂白大褂,对着秦少白说道,“姐,今早有例会,你先去吧,我一会到”秦少白点点头,一边把圆珠笔插回口袋一边说道,“你快点,去晚了凌院长可是直接扣工资的”

“我知道,你去吧,家里这个早上起来还没吃饭呢,凌远还不知道开到什么时候,饿久了孩子万一在折腾他”秦少白一边往门口走一边说道,“别吃刺激性太大的东西”庄恕嗯了一声,看着秦少白走出去后坐在床边跟季白平齐,“庄恕,我就怀个孩子,哪有那么矫情”那人盯着药瓶底浅浅的一层透明液体开口道,“行啦吧你,我现在一想你当年生安安的情景我就担心,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身体情况怎么样,怀这个孩子这么吃力,不注意点怎么行?”眼看着最后一点药液流进那人的静脉里,庄恕握住季白扎针的左手,利索的拔掉针头,按着针眼把那人的手揣进怀里,“怎么这么凉?你想吃什么,我去食堂给你打一份”季白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胃口。

“多少吃一点,不然小家伙也饿的难受”那人靠在床板上闭眼轻轻揉捏着太阳穴,嘟嘟囔囔的说道,“庄恕,你跟少白姐商量一下呗,别住到四个月了,三个月得了”庄恕皱着眉把那人的手塞回被子里,语气少有的严肃,“你就当是给自己放个假,多住会儿院呗,趁着这段时间把孩子养好,身体养好,到时候生咱家老二的时候你才能……”庄恕没继续说下去,季白看着那人吞吞吐吐的样子轻轻笑了笑,故意逗他说,“我才能怎么样?”那人突然抓住了季白的手狠狠攥了攥,语气有些哽咽,“三儿,你别闹”季白看着那人不说话,伸出另一只手挡住庄恕的眼睛,“要哭是不是?你说说你一个男人,给老子憋回去”

那人的睫毛在季白手心里抖了抖,轻轻开口,“没哭”

“好好好,没哭,没哭行不行”那人把季白的手握进手心里,让两只手交叠在一起,“三儿,你听我跟你说……”季白挣了挣手,没挣开,只能语言攻击,“又来,又来是不是?你给我撒开,在我抬腿前赶紧撒开哈,不然累着我肚子里这个还不够麻烦的”庄恕应声松开那人的手,站起身来把季白拉进自己怀里,语气像是个委屈的孩子,“别有事行不行?”

季白愣了两秒,慢慢抬手抚上庄恕的后背,语气里带着轻浅的笑意,“你几岁啦,和咱家安安一样大是不是?还要我哄,我跟你说啊,我最受不了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你再这样我砸你了哈”庄恕不理那人的话,只是把手揽的更紧,“季白,答应我,答应我别有事”季白没再说话,心里突然间泛起一阵酸涩,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熬过孩子出生,他只知道无论如何他不能放弃这个孩子。“行啦,我答应你,行不行?我住,住到四个月,你给我恢复正常模式行不行?”庄恕慢慢松开那人,刚刚站直就被季白捶了一下肩膀,“开会去开会去!我这本来就没法上班,你万一在被扣工资,俩孩子养不起了!”庄恕怔了一下,嘱咐了那人几句急匆匆的准备走。

季白靠在床板上一边皱着眉不耐烦的回着知道了知道了,一边看着他家精英庄医生跑出病房门去,翻飞的白大褂衣角在空气中形成一个完美的弧度,那人的脑子里下意识的蹦出一句话。

孩子要是像庄恕多一点就好了。























可怜的我今天就要去上学了【托腮】
所以,这章更的不长,还望大家见谅
接下来,可能会停更十天【?】
差不多吧🌚你们不要放弃我就好
我是活着的🌚但是我爱学习学习爱我【?】
不要太想我小可爱们
谢谢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爱你们【比心】

评论(9)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