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

我对什么都很好,但我对象最好@木吉他林

【凌李非ABO生子/凌院长,你们家包子上线了——番外(6)】

评论里扣1的大军多得可怕,恐怕我再不更文他们就要穿过屏幕来打我了【惶恐】好像是很久没更这篇了【托腮】不然我也不会落到连剧情都不知道如何发展下去的地步🌚
这篇就当是圣诞礼物……行吗……圣诞的时候不是因为太忙没写文嘛……补上凌李……🌚【不听时间概念哈哈哈哈】
想看庄季的小伙伴们,我可能一会儿放9,讲真💜
————————————————————
卧室墙壁上的表滴滴答答的转个不停,时针缓慢的靠在十一的中间位置,房间里的暖气很足,暖熏熏的让床上的两个小家伙脸蛋通红,躺在右边的李慕伶揪住凌远的睡衣,有些兴奋过度的眼睛里洒出缠绵不断的欢喜和期待,凌远有些苦恼的坐在床边,抬手怜爱的抚了抚小家伙卷在一起的棕褐色的头发,“慕伶乖,睡吧,太晚了”小家伙蹭了蹭凌远温暖厚实的掌心,奶声奶气的开口,“爸爸爸爸!还有多久就到我的生日了!?”凌远哭笑不得的抬手看了看表盘,思考了一会儿十分配合的开口,“还有……嗯19个小时54分钟是你哥哥的生日,还有20个小时48分钟是你的生日”凌远捏捏小孩的鼻子,凑过去亲了亲女儿的额头。

现在是23:30,两年前的12月22日的19:24分凌慕礼出生,20:18分李慕伶出生,准准确确没什么毛病了。

“唔……爸爸我也要!”一旁的凌慕礼从被窝里爬出来,浑身上下只套着一件小熊睡衣跌跌撞撞的站在床边抬手挂住凌远的脖子,凌远稍稍低头在儿子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在他耳边轻轻哄,“小哥哥,带着你妹妹睡觉好不好?我们再讲最后一个故事好不好?”小家伙点点头,从枕头下面抽出一本童话书塞进凌远手里,“要听什么宝贝儿?”李慕伶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动作幅度太大不仅把凌远吓了一跳,帽子上垂下来的小兔耳朵好巧不巧的糊住小家伙软嘟嘟的小圆脸,“听小公主!”一旁的凌慕礼不同意,一边把妹妹脸上的耳朵揪到脑袋后面一边开口,“男孩子要听勇敢的故事,听超人和小怪兽的故事”李慕伶闷闷不乐的嘟嘟嘴,抬手抱住凌远的脖子撒娇,“爸爸~要听小公主,我害怕小怪兽!”凌慕礼向来懂事,眨巴眨巴眼睛裹着被子凑过去,仰起头来对着床边的凌远笑,“爸爸,要听佩奇的故事!”凌远握着书的手一抖,大脑一时反应不过来,“什么……什么奇?”

“佩奇,今天小家伙看得动画片里粉色的那只小猪”李熏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推开卧室的门,打了个哈欠挪到床边跟着凌远一起哄孩子睡觉,“不是让你先睡?怎么过来了?”凌远眉角舒展了些,把穿得单薄的李熏然拉进自己怀里,“没你睡不好”李熏然揉揉自己乱作一团的卷毛,双眼皮困得更明显,“睡觉去,不管这俩了,我陪你睡觉去宝贝儿”趁着俩孩子听不太懂,凌远的话就肆无忌惮了不少。床上的李慕伶看凌远揽着李熏然就要走,伸手拽住他的袖子眼泪汪汪的叫爸爸,凌远看见自己女儿像极了李熏然的眼睛,心里一疼连忙把孩子从被窝里抱进自己怀里,“我也要爸爸陪我睡觉”小孩趴在凌远的肩头上撒娇,哼哼唧唧的对着他发牢骚。“爸爸刚才不是一直在陪你和哥哥?现在到了该陪你papa的时间,你papa也是宝宝,没有爸爸睡不着的知不知道,慕伶还有哥哥陪着是不是?”凌远轻轻亲了亲小家伙的脸,把她塞进被子里,临走前还不忘低头在每个孩子的额头上亲一口,“生日快乐爸爸的小宝贝儿们”两个孩子揪揪被子,蒙住半张脸迷迷糊糊开口,“嗯……爸爸也要生日快乐……”凌远笑笑,抬手轻轻关上床头的小台灯,在一片黑暗中亲了亲李熏然的嘴角,环着他的腰往主卧走。

李熏然这几天忙前忙后的折腾案子,触到床的瞬间就困得不行,凌远把意识迷糊的那人圈进怀里轻轻慨叹,“两年了,真快,咱家小宝贝儿转眼就要两岁了”李熏然往他怀里钻了钻,闭着眼睛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熏然,我现在想想两年前你怀着这俩小祖宗的时候,哎……到现在我还心疼,你说那时候你是怎么熬过来的?”李熏然扯了个笑,勉强瞪了瞪眼看向凌远,“就凭我爱你,哪有什么熬不熬的?”凌远亲亲他的眼角,感动得说不出话。

“睡吧,我陪你睡”他在李熏然身边躺下,把人抱进自己怀里。

山高水远,恐怕也抵不过我对你的爱了。

房间里的暖气很足,凌远看着怀里人的模样,觉得热烘烘的暖气快要氲湿他的眼眶。

好不容易熬到大周,凌远和李熏然赖在床上疯狂补觉,恨不得把过去一个星期少睡的十几个小时融进今早明媚的阳光里。房间里安静的不像话,凌远迷迷糊糊的揽着李熏然只觉得脚下一凉,还没等反应过来,俩人的中间便钻进来嘻嘻哈哈攥着玩具猫的俩祖宗,凌远无奈的睁开眼,正好看见李慕伶朝自己扑过来,他连忙抬手把孩子抱进怀里,“爸爸!生日快乐!”李慕伶趴在他的胸口,小脸凑过来在凌远的下巴上亲了一口,那人笑着揉了揉小闺女完全炸掉的头发,眼神扫到不远处的凌慕礼身上,小家伙正趴在李熏然身上,整张脸埋进李熏然的胸前,凌慕礼从小跟李熏然更亲,怀里的李慕伶从小赖着自己,凌远说不出什么道理,总该不会是姓姓相惜吧。

俩孩子一折腾凌远干脆起床,扭头瞥见李熏然还困得睁不开眼,连忙把孩子从他身上揪下来提在手里,左手又揪住李慕伶的睡衣,左手一只李慕伶右手一只凌慕礼把俩孩子塞进客厅的沙发里,“你俩乖一点,让papa再睡会儿,爸爸去给你们做饭,你们看昨晚上的佩奇好不好?”屏幕上已经出现了踩泥巴的佩奇和乔治,俩孩子连忙嘻嘻哈哈的点点头,眼底里是藏不住的激动。凌远满意的揉了揉女儿的小兔耳朵,转身去厨房做早饭。

李熏然顶着爆炸的头发坐起来的时候才记起今天是三个祖宗的生日,他利索的翻身下床,踩着拖鞋踢踢踏踏的跑到客厅,“你们爸爸呢?”李熏然看了看沙发上跟着佩奇蹦来蹦去的李慕伶开口。“这儿呢”凌远把做好的早餐搁在餐桌上,抬眼往他这边瞧,“哎——熏然你把慕伶接住!!”得亏李熏然是刑警,扭头的一瞬间看见往地板上摔得李慕伶,跑过去把人一把接进怀里,那孩子反而觉得刺激,对着李熏然把眼睛笑成了小月牙,“papa,还想玩一次……”李熏然皱了皱眉,把小孩放回沙发上,“你打算跟着你爸爸去医院过生日啊?”小孩撇撇嘴,晃了晃腿环住李熏然的脖子,“papa我今天生日!”李熏然哭笑不得,捧着孩子的脸在额头上印了个章,“好好好,生日快乐宝贝儿”然后又凑过去亲了一口认认真真看佩奇的凌慕礼,这才对着倚在厨房门口的凌远挑了挑眉,走过去抬手环住他的腰把人拥进厨房里狠狠亲一口,“老凌,生日快乐”凌远歪着头看了看李熏然,浅浅的笑了一声把人抱紧了些,“谢谢宝贝儿”

李熏然自然是知道他在谢什么,谢客厅里吱吱喳喳的俩肉团子,谢自己给他一个家,谢他的热情美好温暖了他心里的世态炎凉,谢他发誓对他地久天长的爱情,他大大方方的凑过去亲了亲凌远的唇,闭着眼睛回给他“不客气”。

原本早饭后是凌远习惯性的准备去洗碗,李熏然积极的挽起袖子把凌远按回座位上,俯下身来在他耳边开口,“今天不是你生日吗,我刷,你去歇着”还没等凌远说话,李熏然利索的抱着面前大大小小的碗碟转身进了厨房,凌远无奈的笑了笑,领着餐桌上的俩孩子回客厅,小李喜欢过生日喜欢的不得了,咿咿呀呀的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凌远皱了皱眉,干脆坐进沙发里把孩子拉到面前站好,“慕伶慕礼,过生日很开心对不对?”俩个孩子狠狠点了点头,“那宝贝儿知不知道你们papa为了把你们生下来多么不容易?”小家伙们想了想,异口同声的开口,“爸爸说过,papa很疼”凌慕礼皱着眉往凌远怀里挤了挤开口道,“比摔个跟头还疼吗?我上次摔了一跤可疼了”凌远揉揉他的头发,意味深长的开口,“当然,比那疼多了”小李挥了挥小手连忙开口,“那是多疼?”凌远摇摇头,在孩子们不解的眼神中开口,“爸爸也不知道,爸爸从来没有那么疼过,所以你们papa特别勇敢,还特别爱你们,都快疼死了还是努力把你们俩个生下来了知不知道?”小家伙们沉默了一会儿,表情有些悲伤,李慕伶突然从凌远怀里挣出来,摇摇晃晃的往厨房跑,伸手抱住李熏然的小腿,“papa……”被叫的那人把手上的水珠擦干净,蹲下身把孩子拉进怀里,“怎么了宝宝?”小李认认真真的看了看李熏然,搂着他脖子开始抽噎,把李熏然心疼的够呛,连忙伸手一边擦她的眼泪一边开口,“怎么了这是?你爸欺负你了?又跟我们慕伶抢玩具了?”李熏然抱着孩子杀回客厅,对着沙发上的一大一小开口,“我说!你们姓凌的怎么老欺负我们姓李的!?”窝在那人怀里的李慕伶眨巴眨巴眼睛在李熏然脸上亲了一口,凑近他的耳朵跟他说悄悄话,“papa,对不起,爸爸说你生我和哥哥的时候特别疼,我以后一定会乖的,不会再惹你生气了”李熏然心里咯噔一震,半天说不出话来。

凌远抱着儿子凑过来,佯装委屈的样子开口,“李警官说说,我们姓凌的哪儿错了?”说完还颠了颠怀里的凌慕礼,李熏然顶着个大红脸被噎的说不出话。“要关多少年,李警官?”凌远抿着一字笑开口,李熏然抓着他的手,拖到胸前指了指心脏的位置。

“关一辈子,在这里”


















给凌院长过生日的上篇,太忙了写不完一篇整的了,大家凑活着看,晚一点可能更庄季9。
谢谢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请用评论砸死我谢谢2333333😂

评论(9)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