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

我对什么都很好,但我对象最好@木吉他林

【庄季后续·陌上花开(14)】

谢谢上一章里小可爱们的帮忙和评论💜
评论前十里总共是八篇庄季,两篇凌李🌚
我争取努力努力,让咱三哥在大年初一把咱闺女生下来怎么样👀【我可能写不了那么快】
离我们高虐的大结局还得一段时间,中间还是甜一点才好😌
我都快忘了咱哥还有个儿子庄恒了……
这章让我儿子安安上线吧🌚
————————————————————
一向寒冷漫长的冬天今年过得格外的快,估计是肚子里有了个小妹妹后日子也不知不觉有了盼头,临近新年,热闹喜庆的气氛早已开始蔓延,医院里的事情也多,每天都让庄恕忙得焦头烂额,自打上次季白出了个小插曲,庄恕心里再也放不下他,忙前忙后的医院生活里还要隔三差五的往季白的病房里跑,把那人烦的要命。

八点钟的太阳刚刚好,透过西边的玻璃窗投在季白的身上,映着他依旧苍白透明的脸,庄恕提着碗米粥走近,搁下碗坐在床边上,把季白的手攥紧,“醒了多久了?喝点东西吧?”那人抬眼瞥了瞥庄恕,虚浮的摆了摆手,庄恕眉头一皱,抬手想抚季白的额头,被那人嫌弃的躲开,“怎么了?不舒服?”季白长舒了一口气,狠狠按了按胸口眉头皱的更厉害,“老感觉孩子顶得我胃不舒服,一早上快恶心死我了”庄恕站起身来,扶住想要起身的季白,那人一手虚掩着小腹,缓缓吐了一口气。

庄恕皱着眉看了看那人,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打开了米粥的盖子舀了一勺热乎乎的黑米,“吃一口试试,胃里没有东西你难受的更厉害”季白怀疑的看了看庄恕,那人抿了个一字笑,把勺子向前递了递,季白大大咧咧的凑过去喝了一口,脸上无比嫌弃,“没味道”,庄恕挑挑眉毛,自顾自的用勺子搅了搅碗里的粥,舀起一勺吹了吹,絮絮叨叨的递过去,“知道你怀了咱闺女口味重,你不是胃不舒服吗,这几天多喝点热粥挺好的,再说了,这不是有米香吗是不是?”季白撇撇嘴,对着庄恕翻了个白眼,却还是张嘴喝掉,“明天能出院了吧?”季白漫不经心的问道,庄恕愣了一秒,点了点头。

前几天检查报告刚出来,肚子里的小女儿好的不能再好,被庄恕死皮赖脸仗着身体还没恢复好,又不得不赖了两天,眼下又在医院里呆了半个月,季白早就盼着回家,这下庄恕终于同意,季白自然是高兴的很,那人重新舀起一勺递到季白的嘴边,心里依旧不放心,“你这个身子,真不多呆一会儿?”坐在床上的那人老老实实的喝掉勺子里的粥,轻轻开口,“孩子又没事,我都一个星期没见儿子了”庄恕点点头表示同意,抬手把碗搁在床头柜上,两只手握住季白的左手,无比怜惜的抚摸着,低下头去不敢看他的眼睛,“季白……有件事……我……不知道……”

“你说吧,我没那么脆弱”季白轻轻向后靠在床板上,脸上毫无波澜的看着庄恕的发旋,心里多多少少害怕出了什么意外,尤其是肚子里的老二,他担心的要死。

“半年前……我写过报告……申请去美国深造的机会……这会儿……批准下来了……估计……要去十天左右”那人小心翼翼的开口,手里狠狠地攥紧季白的左手,没等季白张嘴又开口说道,“要不我不去了,我放心不下你和女儿”季白看着他不说话,大脑快速的组织着应有的措辞,庄恕半天听不见那人的声音,心里有些慌张,砰砰乱跳的心脏仿佛要从喉咙里窜出来,让他不得不狠狠闭紧嘴巴,在格外安静的病房里感受自己身体里心脏跳动的频率,“好事啊,得去”季白慢悠悠的开口,语气里带着不该有的喜悦,庄恕有些错愕的抬起头来,看着季白一脸轻松愉悦的表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十天呢季白,让你一个人怀着女儿照顾着儿子,我……”簇拥到嘴边的话还没有一吐为快,就被季白抬手堵在了嘴里,那人漫不经心的抚了两下庄恕头顶上乱了的一缕头发,眼睛不肯跟庄恕对视,“十天而已,咱儿子那么懂事,肯定没什么问题,你没必要为了我耽误这个机会,我知道,你盼着这个机会很久了,我不想耽误你”庄恕张了张嘴,没说出一句话来,只是用力握了握季白的左手,“半年前申请的时候……我没想到咱们会有老二……可现在……你身体底子……”那人没说下去,季白看着他一脸矛盾犹豫又有些内疚的可怜模样,忍不住偷笑,“你放心吧,我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什么时候走?”庄恕抿抿嘴,嘟嘟囔囔有些不情愿的开口,“明天……”季白听到答案后眉头一皱,伸手点了点庄恕的额头,“明天要走今天才跟我说,你这是本来打算不告诉我留在这儿啊”庄恕也不恼,抬手把季白的手指抓下来,作势要咬一口,季白一边挣开一边嘱咐,“明天我带着儿子去送你,我在医院没法帮你,你自己回去收拾收拾东西”庄恕点点头,站起身来在那人额头上精准快速的吻了一口。

寒冬里夜景布的快,墨色的天空翻滚着吞噬周边明灭可见的繁星,留下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病房里只开着一盏床头的台灯,柔和的灯光投射在季白的睫毛上,留下一圈浅薄的暗影,庄恕坐在床边,一只手轻轻握住季白搭在床边的手,另一只手趁着季白睡觉的时候小心翼翼的抚摸他的脸颊,季白睡得很熟,庄恕看着床上的那人,在眼底里描绘他的轮廓,“三儿啊,我知道你肯定也不想让我走,可我要是真不走,你怕是也会心里不舒服,十天太久了,我就怕你出什么事你知不知道?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床边的那人说着说着淌出一层薄薄的眼泪糊在眼底,庄恕仰起头来,拼命眨眨眼把快要涌出来的眼泪重新憋回去,再开口时声音都轻轻的发颤,“季白,我是舍不得你,真的舍不得你”床上的那人没有睁眼,被庄恕握住的手却狠狠紧了紧,“庄恕……”剩下的半句话没能说出口,庄恕起身把人抱进怀里,下巴搁在那人的肩膀处浅浅的呼吸,“好好的,等我回家”季白抬手摩挲了两下那人的后背,极为配合的开口,“好好好,都听你的,我都听你的,我等你,等你回来行不行?我一定好好的等你回来”

你不在,我该是怎样一个百无聊赖的人。

会在每个清晨摘一缕阳光邮给你。

会在每个夜晚无条件的想到你。

等待,与思念的角力,已是我,唯一的宿命。

庄恕要赶得飞机是上午十点钟的,候机大厅里的人并不算多,那人把大大小小的行李箱搁在一旁,伸手去抓季白的手,那人也不躲,沉默着等待着庄恕开口,“照顾好自己,有事给我打电话就行,不管什么时候,你要是不太舒服,我一定回去陪你,别管时差懂不懂?”等到看到季白点了点头,庄恕才松开那人的手,半蹲下来冲拽着季白左手的庄恒张开了双臂,小家伙扑进庄恕怀里,揽着他的脖子语气有些委屈,“安安刚回来爸爸就要走吗?”庄恕笑笑没回答,红着眼睛仰头亲了亲小家伙的额头,“安安,你是哥哥了,你是大孩子了,在家要照顾好papa,照顾好妹妹,不能惹你papa生气,要懂事,爸爸会给你们打电话的,好啦,我得走了,那爸爸就把papa和妹妹交给你了,安安可得完成我给你布置的任务好不好?”小家伙咬着下嘴唇点了点头,凑过去窝在庄恕怀里闷闷开口,“爸爸你早点回来好不好?我怕我会很想你”庄恕笑着揉揉孩子的脑袋,点点头表示答应,小家伙自己乖乖的跑回季白身边,抓着那人的一根手指头跟庄恕摆了摆小手,庄恕站起身来轻轻抱了抱季白,抓着行李箱的提手坚定而不曾回头的消失在季白的视线里。

他当然不是不想回头再看一眼那人的模样,他是怕自己一回头,就再也舍不得离开了。

幼儿园里放了寒假,这倒是彻底给足了庄恒在家陪着季白的机会,庄恕一走,偌大的房间里似乎少了应有的热闹和活力,庄恒坐在沙发上扭头往厨房里瞥,瞧见季白的背影后想起自己爸爸临上飞机前的嘱咐,立马扔下自己手里的布偶猫麻利的从沙发上滑下来,一路小跑着跑到季白身边,伸手拽了拽那人身上的外套,“papa,我帮你”季白笑着揉了揉小家伙的头发,一边从冰箱里拿出两个番茄一边开口,“你长得还不如台面高,怎么帮我?”小家伙低头想了一会儿,自顾自的跑到厨房的最角落里,费力拉开橱子门拿出个小钢盆,“papa,你给我接上水好不好?我给你洗小番茄”季白挑挑眉毛,接过钢盆接了半盆水,又把两个番茄泡进去才准备给小孩搁在地面上,站在一边的庄恒看季白要弯腰,连忙伸手接过小盆作势要自己来,季白自然也不勉强,慢慢松开手后看着小孩咬牙颤巍巍的把盆端在地面上,这才蹲下来认认真真的搓了搓盆里红的发亮的两个番茄,折腾了几分钟的庄安安举着两颗洗好的红番茄递给季白,抬脚费力的往台面上瞧,瞥见季白熟练的刀工满眼佩服,“papa,你比爸爸还厉害啊?”季白抬手拿了片番茄转手塞进小孩的嘴里,轻轻开口,“安安,你去客厅看电视等着我,小孩子在厨房里不安全”小家伙嚼了嚼嘴里的番茄片,嘟嘟囔囔的絮叨,“那妹妹不是也在厨房吗?”这话一说完小家伙立马后悔,答应爸爸不惹papa生气的,庄安安道了一声“好吧我乖乖听话”转身溜回了客厅。

庄恕打来电话的时候是离开后的第三天,对面熟悉的声音一响起,季白明显的感受到肚子里的小家伙兴奋的向外顶了顶自己的小手。他正忙着在阳台上收衣服,一旁的庄安安跟在他身边,死活要把每件收下来的衬衫外套让自己抱,季白一手握着电话,另一只手闲着,感受到小东西的动作,手下意识的往肚子上贴,站在他身边的小庄仰头看他,瞥见他不经意的动作抱着小山一样的衣服转身往客厅跑,哗啦一下丢在沙发上立马往阳台上赶,等到拽着季白的外套把不明所以的那人拖到客厅,这才急急忙忙的坠着季白非要他坐下,季白忍不住轻笑,对面的庄恕听见声音,嘴角跟着不自觉的向上扬,“笑什么呢?”

“你儿子呗,这闺女听见你声音折腾了两下,我这边刚哄了哄她,吓得你儿子拽着我往客厅跑,死活要我坐下”那人说着,不忘揉一把庄恒跑得乱糟糟的头发,小家伙正一本正经的站在沙发边上,把摊在一起的衣服认认真真的分好,奈何他是真的不会叠,只能收拾好了乖乖的听季白打电话。

“你那边怎么样?”季白问道。

“我这里一切都好,就是很想你”突如其来的情话让季白心底油然而生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妙情愫,那人佯装嫌弃的撇撇嘴,把电话塞进小孩的手里,对面的庄恕盘算着季白现在也没办法打他一顿,鼓起勇气软下声音来温柔的开口,“宝贝儿?”

小家伙一激灵,捧着季白的手机笑出声来,“爸爸!你怎么知道是我?”

“……”庄恕仰头望天,调整状态跟自己的宝贝儿子对话,“安安,你在家有没有乖?照顾好papa了没有?”小孩子捧着比自己脸还要大的手机,趴在沙发上扭过来扭过去,“有乖啊,我很努力的在照顾papa了,可是好像还不太够,papa每天好像还是很忙的样子”对面安静了一会儿,传出庄恕沉稳好听的嗓音,“让papa多休息哈宝贝儿,别让他老是忙,有什么事爸爸回去干就好,安安啊,爸爸有事还要去忙,你把电话给papa”小家伙闻声从沙发上爬起来,举着手机塞进季白的手里,“三儿,我这几天可能比较忙,要是一直没给你打电话你不用急,你自己照顾好自己,我这边还有事,改天回给你”这边季白还没来得及嘱咐两句,对面就匆匆挂断,那人叹口气,任命的把手机丢在一边的沙发上,竟是心疼的厉害。

庄恕没食言,季白等了三天也没等到他的电话,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着急,眼下庄恕大包小包的去了将近七天,一共就四天前打回来的那一次电话,原本以为今天也不会再有什么消息,偏偏夜里九点多的时候收到了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

“您好,请问是季先生吗?我是庄医生在美国这边的助教,庄医生这边有点小事比较棘手一时没法回复您,特意嘱托我让您自己在家注意身体,他一有时间一定会回给您,美国这边可能会要延期一段时间,带来的不便还请您谅解”对面不是期盼已久的声音,带着美式口音的中文让季白有些失望,但他还是客气的道了谢,等到电话挂断后自己坐在床边,脑子里反复的推敲琢磨刚刚的那一番话。

老二今天折腾了一整天,本来就让季白难受的紧,如今接到这么一通电话,心里自然是急切又担心,自己的情绪带动着孩子的情绪,惹得小家伙闹腾的更厉害,季白的身体情况本来就不怎么可观,白天又忍着老二的翻江倒海给庄恒做饭,到了这会儿就有些吃不消,床上的庄安安还在一心一意的玩拼图,这几天庄恕不在家,小孩就自然而然的跟季白睡在同一张床上,季白这边没了声音,小家伙扔下手里的拼图碎片,滑下床踢踏着鞋子跑到季白身边,小家伙一脸好奇往季白脸上瞥的时候老二正动得厉害,季白皱着眉头闭着眼睛深吸了口气,好巧不巧的错过了小家伙不知所措的小表情,庄安安往季白怀里靠了靠,伸出自己的小手抓住了季白贴在下腹上的左手,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担心的开口,“papa,你不舒服吗?”季白闻声抬了抬眼,瞅见自己怀里小家伙慌张的神情轻声安抚,“没事,你困了没有?”小家伙摇摇头,抓着季白的左手腕放到床上,自己把两只小手贴在季白的肚子上,轻轻的画圈安抚自己妹妹,季白不说话,看着自己儿子用手顺时针绕一圈再逆时针绕一圈,小家伙明明困得眼睛都双的更明显,却还是硬撑着仰头问他,“papa,你还痛不痛?”季白笑着摸摸小孩的头发,把小人一把抱上了床,“你都跟谁学的,嗯?”小家伙乖乖的在自己位置躺好,笑嘻嘻的回应,“跟爸爸呀!”季白给人塞好被角,自己躺在他身侧哄人睡觉,小家伙困得睁不开眼,被季白拍着身侧哄了一会儿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周边是绝对的黑暗,耳边是庄恒均匀的呼吸声,老二折腾的季白睡不着,那人干脆就着窗外的月光仔细的观察庄恒的睡颜,细碎的银光倾洒在小家伙微微翘起的眼睫毛上,点缀着他白皙的皮肤,肚子里的一小只折腾的越发厉害,闹腾到半夜都没有消停的趋势,季白躺的难受,扶着床边坐起来,一手半遮着庄恒的眼睛一手扭开床头的灯,黑暗里突然出现的明媚透过指缝映在庄恒的脸上,小家伙皱了皱鼻子,哼唧了一声翻了个身,季白咬着牙保持着安静,瞧见一旁的小人没了动作松了口气,撤回右手来抵着酸到快要折断的后腰,腹底沉沉闷闷的疼,季白靠着身后的床板一遍遍的深呼吸,闭着眼睛熬过一阵又一阵断断续续的疼。

“papa……怎么办?”床边的小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在季白身边,拽着被角急得眼里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眼泪。“没事安安,你自己闭眼睡觉好不好,你妹妹闹得我不舒服,没法光管着你”小家伙不说话,从被子里挣出来往床下溜,二话不说光着脚就往客厅里跑,季白喊了几声那人的名字也劝不住他,正打算起身去把儿子逮回来,小家伙捧着杯子水小心翼翼的慢跑过来,把一杯热乎乎的水塞进季白手里,“papa,你快喝了它”季白皱着眉把孩子背在身后的手拽过来,果然看到两只小手被烫红了一大片,“疼不疼?”季白揉揉小家伙的手,把人揽进怀里,“不如papa疼”小家伙抱住季白,窝在他怀里闷闷开口,“papa,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啊?爸爸回来你就不疼了,我想让爸爸回家”季白不说话,把人重新塞进被子里,小家伙蒙着被子坐在床上,凑近季白跟他说悄悄话,“妹妹听故事是不是就睡觉了?”还不等季白开口,庄安安趴在季白身边对着自己的妹妹说话,“妹妹你别闹了,我给你讲个故事,从前有一只小乌鸦,它飞了很久很久,非常的口渴,这时候啊……”季白轻抿着嘴角勾出个浅浅的笑,看着小家伙讲着讲着自己的眼睛弯成个小月牙。也不知道是老二折腾累了还是庄恒的故事真的起了作用,肚子里的小祖宗终于在凌晨一点多钟老实下来,季白把迷迷糊糊的庄恒从被窝深处拖出来,给人盖好被子连忙哄他睡觉,小家伙闭着眼睛抱住季白的胳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嘟囔,“papa你别疼了好不好?我好困”季白揉揉孩子的头发,扭上床头的灯,“不疼了不疼了,困就睡吧”早就困得不行的小团子窝成一个球,砸吧砸吧嘴攥着季白的手指头睡过去。

小孩子活力恢复的快,庄恒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季白还没醒,那人乖乖的躺在床上玩自己的手指头,被床头上季白的手机铃声吓了一跳,等到他反应过来,立马手忙脚乱的跑到床头抢过季白的手机,把脑袋蒙在被子里悄悄的接电话,对面响起庄恕的声音,小家伙兴奋的压低声线喊了一声爸爸,声音传过去,轻到让庄恕几乎听不见,“安安,你papa呢?”

小家伙揪揪身下的床单,用气声回答,“papa睡觉呢,妹妹昨天不乖,papa可能累坏了”对面的庄恕皱了皱眉,声音不自觉的跟着轻下来,“等你papa醒了,告诉他,爸爸下午就回家”小家伙高兴的答应,挂掉电话的瞬间蒙在头上的被子被季白一把掀开,“你躲在里面干什么呢?”庄恒从床上爬起来,小心翼翼的扑进季白的怀里,“papa,刚刚爸爸给你打电话了,说他下午就回家!”

原本说好的十天被庄恕改成了七天,季白领着庄恒去接机的时候,庄恕早就站在了候机大厅里,小家伙见了庄恕眼睛弯成了小月牙,一路小跑着扑进庄恕怀里,揽着他的脖子高兴的在那人怀里跳了跳脚,庄恕把人一把抱起,一手拖着孩子一手拽着皮箱踩着平稳的步子走近含笑站在不远处的季白,那人松开握住皮箱提手的左手,一把把季白揽进自己怀里,季白嫌弃的推了推庄恕,嘴上轻轻的开口,“这么多人呢,你干嘛?”庄恕不松手,揽住季白的手变得更紧,“不管他们,我快想死你了”

你是雾,是风,是我今生今世唯一的归宿。
















我滴妈!我这是写了多少字!累死我了!
这样的庄安安请给我来一打👀
以后不更这么长了,太累了🌚
下章让我三哥回警局作去🌚
谢谢你们的红心蓝手和评论
没评论我就不更了🙄

评论(72)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