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

我对什么都很好,但我对象最好@木吉他林

【庄季后续·陌上花开(15)】

反正双更,我先让他俩腻歪腻歪行不行🌚
如有不妥或者小可爱们有新的想法和建议,尽管在评论里告诉我🙏🏻
感谢上一章里小可爱们的肯定和评论,也很感谢你们的关心【我现在好多了谢谢】
————————————————————
说好十天又延期的工作时间因为庄恕急着回家被硬生生的压缩成了七天,那人顶着眼底泛青的黑眼圈在副驾驶室里昏昏沉沉,指望不上庄恕来开车,季白只好自己来。赶上红灯转绿,那人油门一踩发动机嗡的一声蹿出去,庄恕皱了皱眉,瞥了一眼季白毫无波澜起伏的脸色,“你慢点开,追犯人呢这是?”庄恕一副睡眠严重不足的样子让季白不忍心怼回去,一边道了声知道了一边麻利的打着转向灯把方向盘拧了一圈,身边就坐着日日夜夜冥思苦想的那人,庄恕忍不住眯着眼睛细细的看季白刀削一般的侧脸,身前的安全带勾勒出他五个多月的渐盈凸月一般的肚子,庄恕瞄了一眼,忍不住伸手贴上去。驾驶室里的那人左手打着方向盘右手挂着档,两只眼睛还要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路,腾不出手来阻止庄恕作乱的左手,只能皱着眉头低声呵了一句,“干嘛呢你!?”庄恕死皮赖脸的不肯撤走,对着季白眼角含笑,“想你了而已嘛”季白两眼往后视镜上瞄,身子在安全带的束缚下勉强动了动想要躲开庄恕的手,“你要是想你闺女你就直说,别故意扯上我”车底的轮胎漂移了短短的一段距离发出划破空气的响声,季白不耐烦的一手拉上手刹一手拍开庄恕的左手,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车库里,季白解开车门的锁,嘱咐了两句车后座上看故事书的庄安安伸手想要摁开绑的他难受的安全带,奈何后座上的小家伙反应快,拉开车门往房间里跑,这边季白还没等解开安全带,副驾驶室里的庄恕俯身过来一口堵住了季白的嘴,“闺女的醋你还吃,嗯?她在你肚子里,我想她不就是想你吗?”车内的空间过于狭小,庄恕挡着安全带不让季白解,自己一只手捏着他的下巴吻他的嘴,那人气急败坏的把庄恕扯远了些,一边去掰他的手一边开口,“庄恕你疯了吧!?把安全带给我解开!你要勒死我啊!?”好在庄恕的意识还够清醒,连忙手忙脚乱的摁开安全带,“勒着咱闺女了没?”季白喘了口气,抬手握拳要往庄恕脸上打,那人笑着攥住季白的手腕,凑上去快速的在那人嘴角亲了一口,拍拍那人的肩温柔的开口,“好啦,儿子等着你开门呢,乖,先下车”那人撇撇嘴,拉开车门丢下庄恕径直下车,剩下车上的那人撑着脑袋咬着自己的拳头偷笑。

时间差不多到了吃晚饭的点,庄恕顶着两黑眼圈推开厨房门的时候,季白推搡着他往卧室走,一把把人按在床上,床上的那人明显一副受到惊吓的不可思议的神情,拽着床单小心翼翼的开口,“三儿……你这是……”那人挑挑眉毛,扯过一旁的被子摔在人身上,“想什么呢!?我来做饭,你睡会儿”季白说完转身往外走,庄恕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麻利的抓住季白的手腕把人一拽拉进自己怀里,“这一个星期辛苦你了,现在我都回来了,怎么还舍得让你做饭,是不是?”季白忍不住想笑,却又碍于面子装成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得了吧,你看看你的黑眼圈,我怕你把酱油当成醋,糖放多盐放少,一顿晚饭毒死我和儿子,顺带牺牲你的贴心小棉袄 ”那人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闭上眼睛在季白脖颈上亲了一口,“那就辛苦夫人了……”季白扭过头敷衍的笑了笑,眼神一变右手顺势狠狠拧了庄恕的大腿一下,“叫谁夫人呢?庄医生一星期不见,胆子倒长得挺快啊”庄恕疼得呲牙咧嘴,嘴上连连求饶,“叫我叫我,三儿,季白,祖宗!松手啊你!”怀里那人满意的挣扎出来,拍拍庄恕揽住自己腰侧的手往厨房走,出门的时候顺便把要跑进卧室的庄安安揪着领子提到了客厅,小家伙有点不高兴,嘟着嘴坐在沙发上揉玩具狗的毛茸茸的小脑袋,季白坐在一边跟他讲道理,“你爸睡觉呢,你别去吵他,自己看会儿电视行不行?晚上想吃什么?”

小家伙懂事,揪了揪玩具狗身上长长的毛慢条斯理的回答,“番茄炒蛋好不好?”季白心里叹口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老大被庄恕惯的堪称爱上了番茄炒蛋,偏偏老二吃这个快要吃到吐,季白站起来揉揉小孩的头发,还是打算听老大的。

一顿晚饭用不了多久,季白并没打算把庄恕叫醒,干脆先让庄恒吃饭,等到小家伙磨磨蹭蹭终于吃饱,这才拿着剩下的碗碟准备刷干净,庄恒还坐在餐厅的板凳上看他的图画书,季白往外探了探头,轻声嘱咐他,“安安?去叫你爸起床吃饭”餐厅里的小家伙连点声音都没有,季白皱了皱眉正打算回头看,整个人就被圈在了怀里,温热的手揽住他的腰,庄恕悄无声息的把下巴埋在季白的颈窝里,“季白,我想死你了”那人嘴角抿着笑,偏了偏头,“真的假的?不是想你闺女吗?”庄恕垂眼看着怀里的人,托住那人的后腰忍不住凑过去吻上季白的嘴,“想你想你,想死你了”等到庄恕好不容易松开那人,季白这才开口,“别闹了,去了一趟美国怎么跟发了情一样,你赶紧吃饭去,别烦我了”庄恕揽着那人不说话,温柔的目光把季白盯得发毛,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庄恕一把把他打横抱起来就往卧室走,季白显然有些不知所措,正打算开口庄恕眼疾嘴快的俯身堵住了他的嘴,“别说话”

收拾好一切的庄恕端着杯热牛奶推开卧室门的时候,季白正靠在床板上皱着眉头翻手里的卷宗,那人刚刚冲了个澡,上半身套着一件庄恕的白衬衫,黑色的头发像是被涂了一层蜡,空气里是淡淡的沐浴露的香气,夹裹着热牛奶丝滑醇厚的奶香,庄恕跨上床,把牛奶挡在季白的视线和卷宗的正中央,那人没说话,接过来习以为常的灌了一口,庄恕撇撇嘴,从季白的背后把人抱进怀里,两只手顺势抚在他的下腹上,“你一个星期没见我,也不见你想我,嗯?”温热的鼻息倾吐在季白的耳畔,细密的吻落在他的耳廓,偏偏怀里的那人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不动声色的把卷宗不紧不慢的翻过去一页,“嗯”季白毫不走心的答应一句,把庄恕气的哭笑不得,变本加厉的在那人的喉结处轻轻咬了一口,季白咬了咬牙,把卷宗扣死搁在床头柜上,“这就对了嘛,我回来可不是为了看你看卷宗的”身后那人闭着眼睛在季白的脖颈处轻轻的蹭,贪婪的嗅他身上沐浴露味道下独特的香气,季白破天荒地的由着他没管,自己仰头把尚且温热的牛奶喝干净,少爷似的把杯子塞到庄恕手里,“嗯,不错,我不在家这几天你肯定没喝,你自己也不记得点”季白在那人怀里挣了挣,没好气的开口,“我记这个干嘛,我看喝这个也没什么用,就是你闺女踢我的力气不是一般的大,倒不如我断上几天,省下她踹我踹的这么疼”话音刚落,肚子里的小家伙就不乐意的伸了伸腿,庄恕的手自始至终贴在季白肚子上,孩子这么一折腾他自然察觉的到,手上条件反射似得轻轻给季白按摩,嘴上找事似得用季白最受不了的气声开口,“惹得她不愿意了吧,你多喝点是有好处的,咱不说牙齿骨骼什么的,她还能白一点儿是不是?”庄恕的手温热有力,在这一方面又早向秦少白请教过,带有技巧性的按摩让季白很舒服,那人偏头瞥见季白闭着眼睛靠在他肩上休息,手上的动作不自觉的变得更轻柔,“我听安安说老二昨晚闹得厉害?”庄恕两只手自上而下安抚了两下小家伙转移到季白的后腰处,那人嗯了一声当做回答突然从庄恕怀里坐起来,把庄恕吓了一跳,“庄恕,我跟你说个事,特别认真”被点名的那人挑挑眉毛,正襟危坐等着季白开口。

“我……我打算明天回警局”这话一说完,房间里立马安静的不像话,庄恕愣了两秒,轻笑了一声把季白重新抱进怀里,“开玩笑呢?”那人拧着眉毛推开庄恕,强迫自己跟庄恕对视,“我认真的,跟你说过了”季白怀着老二不容易,庄恕自然也不跟他恼,往他身边坐了坐扯过那人的一只手搁在嘴边亲了一口,“跟我说说,怎么想的?”“咱俩这工作你又不是不清楚,逢过年事儿就格外多,这不是本市的人还得提前走,警局里人根本不够用,我在家又闲得很,不如回去”庄恕沉默着想了一会儿,抛出自己的疑问,“老二这么能折腾你,你在警局里能吃得消?”那人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按揉着季白隐隐泛酸的后腰,“我自己有数,你只负责同意就好”庄恕咬了咬牙,手上不自觉的用力,季白被那人捏的抽了口气,惊得庄恕连忙轻了些,“你看你就是纯属胡闹,前三个月老二先兆性流产,这几个月你保胎药都快当饭吃了,你工作可不是闹着玩的,危险系数那么高,你不想想当年怀庄恒的时候你是怎么差点没了他的!”季白仰头吐了口气,不紧不慢的开口,“不是有你在吗,要不是有你在,我也没打算回去的”庄恕心里一震,拽着那人的手把季白重新拉进怀里,吻住那人的嘴唇呢喃,“没想到啊,我还有这功能,嗯?”季白两只手捏住庄恕的肩膀,狠狠咬了那人一口,“那庄大夫,同意吗?”庄恕松开季白,顺势把他推倒在床上,“那你跟我保证,你跟孩子不能有事”季白左手摸索着关上床头的灯,随意答应了两下,庄恕躺在那人身侧把人揽紧,在他嘴角亲了一口,“睡吧,这两天累死我了,终于能抱着你睡了”

得到庄恕同意的季白自然是神清气爽,隔天早上庄安安一步三晃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正看见季白在玄关处换鞋子,庄恕皱着眉头一边把孩子抱到脚边站好一边絮絮叨叨的给季白拿过他的警服外套,“你们警局不是便装吗?”那人点点头,任凭庄恕给他披上,“总得捍卫一下我的地位是不是”庄恕撇撇嘴,伸手拿过台子上的车钥匙,“papa你好帅!”一边迷迷糊糊的小家伙目不转睛的盯着季白看,被夸的那人笑着揉揉小孩的头发,没等开口就被庄恕硬搀着往外走,“上班第一天,别迟到了行不行?半路还得把安安送到老谭家呢”被落在后面的庄安安嘟着嘴换好鞋子,看着庄恕不听季白的劝阻搀着他下楼,把门关的巨响。










饶了十万八千圈终于绕到警局🌚
我下章一定写🌚
我知道自己跳过了很多很多辆车,别提醒我,我不会写🌚
好的,谢谢你们的红心蓝手和评论💜
我现在更第二篇🙈
所以在警局到底要不要虐一下啊!?
1.虐 2.不虐
就这样,没评论我就不双更了【找理由中】🌚




评论(40)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