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

我对什么都很好,但我对象最好@木吉他林

【庄季凌李谭赵/倘若你的爱人只有5cm高】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emmmm就是瞎写,没错,@Always 我超萌的小妹妹啊!破壳日快乐!💜上次和你聊的那个梗我终于写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

·谭赵的场合·

谭总今天晚上很绝望。

他看了一眼陷在床里睡觉结果差点被被子闷死的赵启平,任命的去冲了个凉水澡。

谭宗明去冲澡,赵启平有点无聊,嚷嚷着把谭总叫出来玩捉迷藏。

谭宗明破天荒地的答应了。

以至于后半夜的时候,谭总顶着俩黑眼圈一边翻箱倒柜一边喊,“赵启平——!你特么到底藏哪里了——!”

后来终于在外套的口袋里找到了睡着的赵启平。

他差一点又把自己憋死。



安迪看着自己面前爬到桌子上对着比自己大不知道多少倍的手机嚷嚷的谭总,有些头疼。

面前的人没找到合适的衣服,揪出西装上衣口袋里的手帕把自己裹住,看着安迪有点惊恐,“我我我我……只能给赵医生看的!”

安迪叹口气,道了声我知道,走出去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赵启平火速赶到谭总办公室的时候,那人正坐在桌子上瑟瑟发抖。

赵医生一边打趣他一边从口袋里翻出五颜六色的小衣服,五花八门的,全是公主裙。

谭宗明抖得更厉害了。

“你将就一下哈,咱家里实在是没有适合你的,这还是从我侄女娃娃上抢过来的呢!”

叱咤整个大上海的谭总揪了揪身上粉红色淑女裙,抬头抱怨,“启平……有点紧……”

赵启平瞥了一眼,卧槽!太可爱了!想……




·凌李的场合·

李警官今早从床上醒过来,委屈巴巴的跟季白请假,请假缘由打死季队长他也不信。

李熏然委屈,他爬到凌远脸上讨亲亲,结果差点被凌远吃了……

不过后来李警官就坦然了。

此时此刻,他正坐在餐桌上吃早饭,盘子里的鸡蛋饼他能当被子盖,李警官啃一口鸡蛋饼,好吃到一头扎进凌远打得淡奶油花里。

妈呀,幸福!

医院里太忙,凌院长不得不带着李警官一起查房,在李熏然第十一次被病房里的小孩子差点当成玩具拿走后,凌远再一次无奈的把李警官探出来的脑袋摁回了口袋里,并温柔的拒绝了试图撒娇卖萌的小朋友们。

小家伙们心碎了,凌院长变了。

病房里的护士给孩子们发水果糖,说是凌院长买给他们的,这才把人哄好。

多出来的一个塞给了凌院长。

凌远笑了笑,道了声谢谢,握着那颗糖把手塞进李熏然在的那个口袋里晃了晃。

凌院长收获了指尖处的一个吻。

直到进了办公室,才打算把人捞出来透透气。

“小家伙?”凌远撑开口袋,看见李熏然抱着那颗草莓糖拼命的舔啊舔。

我的个乖乖呦。



李熏然绝望的戳了一下手心里凌远的脸,语气楚楚可怜,“老凌,我好饿……”

然后把条件反射想去做饭的凌远捏住。

老凌连铲子都拿不动,只好自己动手了。

开玩笑,你以为我们李警官遇见凌远之前都是神活啊!?

人家是会做饭的!是会!做!饭!的!

只不过遇到凌远后,就算不上会做饭了。

再说了,遇见凌远后,他什么时候还做过饭。

此时的李警官在多年不下厨,就连厨房进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在经历了砸了几个盘子摔了几个碗,白糖当成盐,酱油当成醋以后,勉强端出个炒米饭。

李熏然给自己填一口,抱怨不如凌远做得好吃。

真委屈,我的老凌,嘤。

垂着眼皮看了一眼对面勺子都拿不动的凌远,扑哧一笑用勺子尖铲了一丁点米饭塞进凌远嘴里,“凌小朋友,张嘴啊——”

对面的凌远激动的快要热泪盈眶。

还能爱我然然一万年啊啊啊啊啊!

“然然你好棒啊!”凌远张嘴咬住又一次递过来的勺子尖,微笑着说。




·庄季的场合·

庄恕憋着笑看季白趴在碗边上吸一根面条。

面条太长,季队长有点累,可他更饿。

一个没抓稳,整个人嗷一声掉进面条汤里。

差点淹死……

被庄恕手忙脚乱的捞出来后,头上还顶着片油菜叶子。

庄恕终于憋不住,笑得眼泪快流下来。

季白很气,对着他用力的喊,“你笑个屁啊!”

半晌觉得不对,庄恕貌似在笑自己。

庄恕伸手想把那人头顶上的菜叶子揪下来,右手刚伸过去便被季白恶狠狠的咬了一口。

庄恕安慰自己不能怂,季白都这样了,怎么可能还怂!于是他皱了皱眉,清了清嗓子。

“咬人是不对的”完全一幅一本正经的样子。

季白不理他。

庄恕有点生气,眼疾手快把季白攥进手里捏了一下,季白又嗷了一声,觉得自己要散架了。

“庄恕……我错了啊……”

庄恕满意的撒手,妈呀,人民翻身做主人!

满满的成就感和自豪感。




季白今天被局里的案子烦得够呛,大步流星进了家门,外套一甩丢在沙发上,一巴掌拍在餐桌上,“庄恕!出来!”

躲在餐巾盒后面瑟瑟发抖的庄恕整个人被季白的一巴掌拍得从桌上弹出来。

“这什么玩意!?”季白眼疾手快捏住空气里的一团,看着庄恕可怜巴巴的样子差点流鼻血。

“你你你……回来了……”被重新放在餐桌上的庄恕小心翼翼的开口,跑到餐巾盒旁边费力抽了一张餐巾纸。

然后在季白的眼皮子底下把自己裹了进去。

季白把人揪出来,摁了摁脑袋,“不是机器小人啊?你怎么做到的?”庄恕觉得自己脖子快断了,委屈的开口,“不是啊……我怎么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啊……怎么办三儿!我不会一直这样吧!?那以后你怎么办!?你受伤了谁照顾你啊!?谁给你做饭吃啊!?谁给你加班的时候给你送饭啊!?你不会不爱我了吧!?三儿!我不想离开你啊!不行不行!我不能拖累你!你别管我了!我……”

“得了得了,咕噜咕噜说什么呢你,喘口气喘口气,不是有我吗,你要是变不回来,我就养你一辈子”季白拍拍庄恕的头,温柔的开口。

“唔……三儿……”庄恕和季白的食指抱了抱,撒娇似的蹭了蹭。












emmmmm好可爱好可爱,这不是长篇!再强调一遍!不!是!长!篇!只是一次性写完太多了,我又比较懒🌚🌚🌚

多cp什么的,其实不是🌚🌚🌚

你们想看什么梗,记得留啊😂

再艾特一下小可爱@Always 

十分感谢各位的喜欢💜



















评论(18)

热度(123)